宁天琅没有考虑到的是,南宫礼并不是只爱江山、不爱美人,他只是想等到打赢南宫明以后,再用南宫家族的势力从宁天琅手中抢回凌玄之。

而想要打赢南宫明,就势必要借助宁天琅的力量。

这只不过是他的迂回战术!

而在金水酒楼中,凌玄之见南宫礼真给宁天琅打了电话,不由秀眉微皱道:

“大老板,你真把天琅叫来了?让他过来跑一趟做什么?这南宫明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人……”

若是按照她的想法,是绝对不想把宁天琅拖进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当中的。

毕竟仁春制药势力强大,她很担心南宫明会更加记恨宁天琅。

南宫礼笑得有些勉强:“玄冥,你还真为宁先生着想,不过你放心好了,这件事本就该让他来解决。”

说着,他看向南宫明:“你和宁天琅之间的恩怨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吧?”

南宫明眼神阴骘,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咬牙道:“南宫礼,我们之间的恩怨我们自会处理,你不要妄想着坐享其成、渔翁得利!”

“我哪有?”南宫礼一摊手,

“我可没有坐享其成,我早就和宁先生成为合作伙伴了啊!就比如说你们仁春制药和何易签订合同的事,也是我告诉他的。”

南宫明颧骨一阵抖动:“南宫礼,看来你在我身边还有眼线啊!你真不枉费你的庶出血脉,做起事来竟然这么阴险!”

“没错,我是在你身边安排了眼线。”南宫礼呵呵一笑,

“说不定,就是你身边最亲近的秘书啊、助理啊,你若是不放心,尽管把身边的亲近的人全都换了好了。”

而后,他的声音渐渐冷淡下来:

“至于庶出血脉,你说的也没错,我一个庶出想要打赢你这个嫡系,如果不用点小手段,我又有何胜算呢?”

就在他们二人你一言、我一语的针锋相对之时,戴睿宸则是已经吓得血都凉了!

南宫明是和宁天琅有恩怨,但和他比起来,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!

他和宁天琅的仇恨可是从十七年前就注定了,如今早已不死不休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