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....

新闻里对外宣称辛家和元家的婚礼将由国主府全面操办。

事实也的确如此。

第一天大肆宣传婚讯后,第二天,国主府安排的婚礼策划团队就开始行动起来。

秦舒和辛裕作为当事人,自然避不开这些流程。

礼服定做、配饰、场布......国主府的特派人员都会跟他们一一对接。

除此之外,还要应对那些上门送贺礼的。

秦舒本就忙碌的生活,这下更是不可开交了。

工作进度被拉慢,时间和精力都浪费在了迎来送往上。

这样的日子,对她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。

偏偏还有人不识好歹地凑到她面前,看她热闹。

“元落黎,你和辛裕有情人终成眷属,你都不知道我心里有多、难、过!”

宫弘煦特意咬重“难过”二字,配着他戏谑的眼神,心思不言而喻。

秦舒目光冷冽地看着他,没好气地问:“有多难过?”

“就好像——”宫弘煦拉长音调,脑海里想着形容词,煽情说道:“我的世界,一下子陷入了黑暗!从此人生变得多么无趣啊,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!”

说完,还故意捧着心口作悲痛状。

秦舒呵呵冷笑,“那你不应该来找我,你应该去楼顶。”

“我去楼顶干嘛?”

“结束你无趣又无望的人生。”

秦舒语气冷漠,嘴角的弧度讥讽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